2022.04
一直想拍一些关于植物的肖像。


疫情之下中国最繁华的城市-上海,孤单得像座鬼城。缺少了人类出席,城市变得不好辨认,我注意到这些被五花大绑的树。可能为了长得更笔直,可能为了控制高度,可能为了度过冬日严寒。


街道上只有货车和快递员在忙东忙西,冷清到像是危机四伏的宵禁时间。
感觉我的出现是如此不合时宜,以至于流连着拍一张照片,都令我感到害怕和不自在——
会不会有防疫的人把我抓走?
会不会有人突然要看我的健康码?会不会有人突然把我赶回家?
会不会有人突然斥责我缓慢拖沓的移动速度?
而这些担心绝不是出于被害妄想。


城市在这一刻是如此的脆弱,我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出我的感受,而面对这些树的时候,我好像看到了所有想要表达的信息。


原来自顾不暇的人类为了让一棵树长成理想的样子,使用了如此多的方法,似乎是用尽所有的力气试图让一切变得确定、有规律可循。在一个一切都不确定的空间下,植物是如此确定、如此中性的一个因素,而这个规律在空荡荡的街道上,看起来又非常不合时宜,有点讽刺,有点挣扎,有点纯真。